八寻麻衣番号

八寻麻衣番号

其论乌梅丸治蛔厥也,曰吐蛔为阳气烁津,致蛔无所吸受而上出,则梅生津于上,岂是养蛔于上,肾阴虚不能上济者,不得用梅,则蛔本在下,何以有肾阴而不知吸,此既窒滞鲜通矣。镇中宫而宁天君,惟甘草为补虚之选,故非多其数不为功。

所逐在阳,所向亦必在阳,反是则有异谋,人固有之,物所必无。郑氏康成驳说文云∶今医病之法,以肝为木,心为火,脾为土,肺为金,肾为水,则有瘳。

去甘枣者,恐其中停也。又云∶大气一转,邪风乃散。

宜合看分看者,偏分看合看之。结胸而云项亦强如柔痉状,是项强外与大陷胸汤无异,而证则较重。

 仍理邪气入肝经,故致眼疼见魍魉。肝主风木,木得湿则盛。

彼去芍药,为下后脉促胸满。近见用治传尸病证,未有一效者,信《本经》不用未为害也。

Leave a Reply